公公的蘋果情結

         □郭林芳
  “吃蘋果嗎?”同病房的小伙子問他母親。
  “蘋果?咱靈臺蘋果還沒上市哩。”一提蘋果,昏睡的公公突然睜開了眼睛,掙扎著要坐起來,我心頭不覺一熱。
  說蘋果是公公的心頭肉,寶貝疙瘩,一點都不過分。承包果園等于進勞改農場,每次去幫忙,公公都這樣說。說完他就笑了,“勞改農場不假,但就這不到三畝地,每年給咱家要增加三萬元多元的收入,哪有這么好的勞改農場?三畝地光打糧食可掙不了這么多。”一點沒錯,開春以來,他和婆婆兩人就一直在果園忙碌,用他的話說,他把果樹像孩子似地精心侍弄了10年,現在已進入盛果期!別人一畝地也就能套五千個左右的果子,我們家兩畝多果園居然能套三萬多個果子。套袋的時候姊妹們不約而同到果園幫忙,公公臉上便洋溢著滿足的笑容。果子成熟了,公公便吃住在果園,一刻也不愿離開。我們說四周都是果園,有人看護,沒必要非得守在那里。公公總笑瞇瞇地望著他的果樹說那不一樣的。究竟怎么個不一樣法,我不太懂,但他對果園的感情卻時刻寫在臉上。到了賣蘋果的時候,相比其他果農的焦灼不安,公公顯得格外淡定,甚至有點氣定神閑——皇帝的妹子不愁嫁!急啥?!也許是老人作為果樹技術員管理技巧勝人一籌,也或許是投入了他全部的心血吧,我們家的蘋果總能賣個好價錢,下撿的果子,也總有人找上門來訂購,說是遠銷到新疆,一斤能賣到5元。
  蘋果成熟的季節,不光公公心情好,我們更開心。老人幾乎不吃蘋果,但他的眼睛很毒,只一瞄就知道哪只蘋果糖分多。在果園里,婆婆還在仔細地給我找著她認為最甜的蘋果,公公隨手一指,吃到嘴里真像喝了蜜一樣。他老人家還不忘調侃一番,“你這個老婆子,真是跟著我在果園白混了這么多年!”婆婆笑著,并不生氣。我們很響亮地啃著蘋果,很響亮地笑著,秦腔在隨身聽里響亮地吼著。蘋果的香味兒和著一家人開懷的笑聲彌漫在果園——我們的生活充滿著蜜汁與愜意!
  公公卻病了!
  去年3月,馬上要給蘋果套袋,公公飯量銳減,經常性感冒,呼吸困難,人日漸消瘦,老公帶他去西安檢查。原以為我們七八個人在公公回來之前會很輕松地完成套袋任務,沒想到真正動起手來,還真不是那么回事!一天下來,我累得腿都邁不開了。起早貪黑地忙碌了3天,卻套了不到三分之二,婆婆心急如焚,淚水漣漣。真正參與其中,才感覺這活太累了,做兒女的怎能讓老人如此勞累?我們一致決定趕快把果樹承包給別人。平日里溫順的婆婆一下子動了怒,“你們在胡說什么?就不說每年三萬多元收入了,我和你爸在果園待慣了,你讓他回來干啥去?這不要了他的命嗎?”婆婆說著就哭了,我們無語。
  婆婆說現在農民地里的活少,有不少閑人。果園里都是季節性的活,忙不過來,就雇人,果農掙果子錢,幫忙的掙人工費。她說公公不光是技術員,作為社長,他就想帶個頭讓全社的人種蘋果,發家致富。你說自己都不種蘋果了,還怎么動員人家種?難怪,有時周末回家,晚上公公還要打著手電筒不是去村部開會就是去果農家,只知道他白天在果園忙,偶爾晚上去聽個會,再串串門,沒想到他心里卻裝著這么大的事!他曾不無自豪地告訴我,“咱這一塊,是最適合種蘋果的,咱靈臺蘋果是全省糖分和口感最好的。你看我和你媽都快七十的人了,就務這不到三畝果樹,一年就能收入三萬多元,給兒女減輕了負擔,也就給社會減輕了負擔。哪怕自己不種,去果園做零工,一年下來收入也不錯,有些人勤快老實,大果園就長期雇傭,都給發年薪了。現在政策這么好,國家都在扶持種植產業,靈臺蘋果前景大著呢。”
  每每說起這些,平時不茍言笑的公公一臉笑容,眼里滿是憧憬和希望,走在果園里,他的步履變得輕快了好多。近年來,在公公的帶動和指導下,全村農戶由零散種植蘋果到規模化種植,由粗放式管理再到如今的精細化管理,這是一個多么巨大的變化啊。  
  公公看病回來,他依舊去照料他的果樹,只是明顯有些力不從心。我們沒人敢提把果園承包出去的事。有一次我試探著問他,“如果有一天您和我媽再也干不動了,我們果園怎么辦?”公公愣了一下,隨即悵然若失地自言自語道:“我的樹才長得像能馱的小伙子了……”我們周末依舊去果園幫忙,公公依舊在果園忙碌,只是在果園待的時間日漸縮短。摘蘋果的那幾天,公公看起來氣色很好,他笑瞇瞇地坐在果棚前,指揮著兒孫們有條不紊地忙碌。一大家人因為蘋果大豐收,因為有他老人家坐鎮,歡天喜地。
  可是我心里明白,這也許是我們一家人最后一次在這個果園里享受這如蜜一樣甜的生活了。賣完蘋果,到快要剪枝的時候,公公突然打電話說村子里有人想承包果園。沒有任何前奏,也沒有什么鋪墊!“你媽的工作,我做。我沒力氣了,遲早要給人承包,現在正好,樹正在旺季,搶手。門前那一畝留下,我們有個事干。”本以為要費一番口舌,公公卻輕描淡寫地做了安排,這個決定不知經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得下多大的決心!哦,我可親可敬的公公!
  果樹被承包了,公公又蒼老了許多,每次回家都見他坐在門前,望著一畝見方的果園,神色黯然。有次,我參加采風活動,帶回“瑞雪”蘋果,公公嘗了一口,眼前一亮,覺得這品種好,入口有奶油的味道,硬度也好,只是色澤度和果型難入他法眼。他說他想將這個品種嫁接在一棵蘋果樹上。后來,老公陸續幫他完成了“瑞雪”、“瑞陽”、“煙富六號”和“煙富十號”這些果樹的嫁接,在這位老果農的心中,新的希望又紅紅火火升騰起來了。
  有了這份希望,公公積極配合治療,但天氣炎熱,加重了他肺部的壓力。住院的這些日子,昏睡的時間居多。沒想到一句不經意的話卻使他一下清醒了。
  提到蘋果,老人家的話多了起來:“年輕人都往城里跑,城里房價那么高,空氣又不好,城里到底有啥好?你看著吧,不出幾年,方圓幾百里都會種上蘋果,到時候,蘋果花開了,一眼望不到頭,走在路上到處都是甜味兒,地里、機器、人都就活了!那時候城里人都想往咱農村跑!”公公望著吊瓶說,臉上又一次掛上了笑容,這時我才真正體會到為啥他說別人看護果園與他親自守著不一樣。
  “你這個老社長,眼光還遠大得很!”我不由在心里為他點了一個大大的贊。
  “你沒聽習總書記說嗎?青山綠山就是金山銀山!娃娃總想往外跑,總有一天他們會跑回來,掙大錢的地方就在家門口。”
  亂哄哄的病房此刻一下子安靜了許多,病友們都在聽公公描繪美好的藍圖,幾個人還熱烈地討論起來!看來我堅強又樂觀的公公又一次戰勝了病魔,在追逐他蘋果夢的路上又贏得了時日!

責任編輯: 齊榮

相關文章

超级大乐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