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家溝里有春風

       □馬巧鳳
  康家溝,隸屬靈臺縣中臺鎮境內的一個小村子,以前是個貧困村,偶然路過,見得最多的便是破舊的民居,遍布的窯洞,以及層次不齊的居住環境與錯綜泥濘的村間小路,像破敗的風景,總給人一種灰頭土臉的感覺。
  名為康家溝,實則無康姓。據村人說,這里以前無人居住,現有人家均為陸續遷徙而來,取名“康家溝”,應是取其本意“無病,寬闊,豐盛,安寧”,寄托村民身體康健、域內暢達、五谷豐盛、生活安寧的愿望。康家溝有很多歷史傳說,起源皆因為水。有水的地方總有許多靈氣,康家溝的水,實則為泉,只見頭,不見源,四季濯濯,不旱不凍。方圓百里,兩泉相映,一南一北,北名暖泉,南稱龍泉。傳說龍泉有靈,白龍屈居三尺泉中,可行萬里云雨,古老的傳說賦予了康家溝的祥和瑞氣。但是,美好的希冀與傳說并沒有將村民的生活帶富,也沒讓這個鄉村如她的名字般康盛。
  康家溝也是一個城郊村,雖然占盡地理優勢,但她一直很窮,沒有增收的產業,沒有新建的住房,醫療條件依然落后,生活條件無所改變,年輕人外出,老年人守家,村子發展的步伐緩慢而沉重。常說“窮則思變”,正當康家溝苦尋出路的時候,脫貧攻堅的號角吹響了,謀劃與發展,終于讓這個小山村在精準扶貧的春風中生根開花。如今的康家溝,已經是一個脫貧村。村內回族和漢族和諧相處,古老的傳說與深厚的人文交織,留存的陳跡與發展的繁華并存,如一位淡定的隱者,又像一位入世的新俊,經行處,氣息朗然,方寸間都是景致。
  康家溝有寺,以龍泉而得名。傳說中有龍盤踞的清泉,長年水流不斷,村民自發捐資筑寺以記之,稱之“龍泉寺”。此后千年,寺里香火不斷,天道順暢,泉水滋養萬物。明萬歷年間,村人于龍泉以北暖泉以南另筑一寺,請高人繪制佛經壁畫于寺內兩壁,經四百年風煙,畫中人物依舊栩栩如生。清朝末期,內憂外患,旱澇無常,民不聊生。為祈雨安民,村紳籌資加固寺頂,請來觀音菩薩、太白諸神入駐龍泉寺。又據說明萬歷三十五年,水毀龍泉寺舊址,遂移筑龍泉寺于現今地址,并新建了戲臺、“山門”。后屢遭毀損,民國二十八年,村民再次自籌資金,修繕了新寺、戲臺、山門,保留至今。這些都是村民口口相傳下來的,我對歷史的時間節點總是模糊,但是對于現存的陳跡卻滿是好奇。
  我仔細看過復修的戲臺,正脊兩端安放龍頭,四條垂脊安放鳳頭。對此我曾查了資料,龍頭稱之“龍吻”,傳說可以避火災,驅魑魅。鳳頭放在建筑脊端,表示騎鳳飛行,逢兇化吉、遇難呈祥。古往今來,美好的愿望都是一樣的,但建筑物用途卻總有很多種。戲臺復修后,時任縣長張東野在龍泉寺內增設“康家溝初級小學”,戲臺也被用作教室,后背有3個窗口,村里的老先生說,這在當時是有寓意的,三窗即三民主義。是否如此,但也確像其事,值得留存。后來,隨著教育發展的需要,改址修建了新學校,戲臺恢復了其原始的功用,成了民間固定辦廟會的地方。如今,隨著脫貧攻堅的推進,現今的戲臺被合理利用,修葺完善后有了一個全新的名字——鄉村舞臺,并賦予了全新的意義。傳統戲、皮影戲、木偶戲、自樂班,每逢廟會,鑼鼓喧天,絲竹盈耳,臺上藝人臺下觀眾,多少波瀾壯闊、哀婉纏綿、忠孝節義的故事在這里粉墨登場,留守的老人眼中有了光彩,心中少了孤寂。若舉辦送文化下鄉活動,這里就不光是老人年的舞臺,更是年輕人的天下,新鮮的血液讓這方天地年輕而又充滿朝氣,戲臺已衍化成了鄉村文化生活不可或缺的載體。
  于是,康家溝,成了城里人出去散心的絕好去處。
  且不說村子山清水秀,光是康家溝文化廣場,就夠消磨時間的了。來康家溝,有看景的,有運動的,有玩的也有吃飯的。光是看景,也有區分,喜歡古跡的,廟宇、戲臺、山門、村史館、民俗館,都讓你仿若與歷史交軌;喜歡天然景致的,杏林、“龍泉”水景,亭臺樓閣、花圃小徑,移步換景,瞬間讓人煩躁皆拋。喜歡運動的,籃球場、籠式足球場、羽毛球場、乒乓球案,都會讓運動者大顯身手,他們跳躍的身姿滿是汗水碰撞的激情與魅力。各類健身器材則吸引了孩子和老人,童顏,鶴發,一幅絕美的天倫圖。要玩,那就去CS真人野戰游戲基地、騎馬場里瘋一回,笑語鼎沸,暢快淋漓。旁邊的花卉觀賞園,各類花兒分片種植,臨近河邊的是一大片向日葵園,夏可賞花,秋可售賣葵盤,景生效益,也悅人心。白天萬物蔥蘢,晚上燈光如晝,如果想避開這熱鬧,那便可朝遠處走走,夜色清涼,花香四溢,河水潺潺,與友人暢談,即使不說話,也只覺歲月靜好,妥帖安然。最享受的,莫過玩累了,去農家樂吃個便飯,素淡青菜,家常小吃,再加上一碗手搟面,如歸家,身心皆放松。
  康家溝對我們這些村外的人來說就是一個休閑娛樂、放松心情的地方,而對于村里世代居住的人來說,新建的生態家園,完善的配套基礎,就是他們同生共居的精神家園。村級衛生所、老人幸福院、金融服務網點、電商服務中心、公共衛生間、停車場……一應俱全的服務設施,就是他們不用遠行便可享受便捷服務的安身之地。
  這幾年的發展,讓群眾的生活變得安穩而幸福,而鄉村旅游景點的打造則為村民增收提供了途徑。大部分年輕人出去了,老年人種不動地,愛地的老年人怕地荒著,外出的年輕人想要直接的效益,于是,把土地流轉了出去,村上建成了溫棚,出不了門想要在家門口發展的一些人便承包了溫棚,種植了蔬菜;瞅準了發展機遇的,便在棚里種植了反季草莓,把溫棚變成了采摘體驗園。冬春之際,去采摘一籃牛奶草莓是最解饞的事了,常是大人帶著小孩,提著小籃子挑選最好的草莓采摘,其樂融融。夏秋夜涼之時,村民便在廣場周圍擺上了攤子,蔬菜、西瓜、水果、玉米、各種蔬菜爭相亮相,等著來來往往的人光顧,攤主也不吆喝,也不叫賣,游人逛完了,玩累了,看著路邊新鮮多樣的水果、蔬菜,自然會忍不住大包小包地采購一些帶回家。村人收益,游人悅心,無論來的,在的,這一天都過得舒暢而快樂。
  如今的康家溝,如靈秀的女子,娉娉婷婷地靜立在綠水青山之中,讓人忍不住想走近,想探尋。而我最喜歡的,就是在大樹下的石墩上泡茶一杯,聽風看雨,植竹種桃,引水蓄泉,妙然成趣,樹香、花香、草香、茶香,加上寺中漂浮著的裊裊檀香,忽然間俗事皆望,心里眼里都是春天的舒展與敞亮。

責任編輯: 齊榮

相關文章

超级大乐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