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族盤繡搭上“互聯網+”快車 她讓彩虹之鄉綻放“太陽花”

1971年,蘇曉莉出生在互助土族自治縣丹麻鎮新添堡村。這里海拔高,資源少,就業機會少,貧困人口多。土族女孩一般從10多歲起都學習繡工,結婚時都要有一套精致的盤繡服飾。盤繡的圖案構思巧妙,具有濃郁的民族風格,2006年,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

幫助婦女姐妹脫貧致富

蘇曉莉小時候家里窮。也是因為貧困,她一直在尋找改變的機會。1999年,蘇曉莉做起了服裝生意,逐漸有了規模。

2012年的一天,蘇曉莉到西寧辦事,看見游客圍著小店購買藏族的手工藝品,心中萌生了一個想法:土族盤繡花樣獨特,工藝精湛,但當地婦女繡花多是用來打發時間,繡品也多是自己和家人使用,從來不知道拿去賣掉換錢,為啥要守著好手藝“吃窮飯”呢?

蘇曉莉到互助土族自治縣的東溝、丹麻、五十等鄉鎮,對盤繡的狀況進行調研。她看見繡娘們粗糙的雙手嫻熟地操縱著繡花針,繡出各種栩栩如生的圖案,感動得落淚。一種強烈的責任感涌上心頭:這么好的民族手工藝技藝不能被埋沒,我要幫助鄉親們用手藝過上好日子。當年交通條件不好,蘇曉莉就翻山越嶺到村屯走訪。3個月的時間里,她走訪了100多個村子的幾千個農戶,找到了幾位會盤繡的婦女,要帶她們一起做盤繡賺錢。

那時候,蘇曉莉并不清楚銷路怎樣,但她告訴鄉親們:“只要你們繡了,我就幫你們賣出去。要是賣不掉,我也給你們錢。”一個月后,蘇曉莉拿著鄉親們的繡品外出推銷。她想到外國人可能會喜歡傳統手工作品,就拿著五顏六色的盤繡去了省城西寧的一家酒店。酒店的經理是一個法國人,聽不懂中文,但喜歡上了蘇曉莉手里的盤繡作品。結果,他都買了下來。

這件事極大地鼓舞了蘇曉莉。2015年,她成立了素隆姑刺繡有限公司,確定了公司的發展思路:以獨特的土族盤繡為切入點,研發新產品,在刺繡中呈現傳統文化元素和現代元素,做大做強非物質文化遺產品牌,用民族文化帶動經濟發展,助力脫貧攻堅。

公司剛剛成立,一個貧困村的村支書就找到她,希望她能收下村里幾個不會盤繡的藏族老鄉。“如果收下她們就得從頭帶,耗費精力還會影響公司的業務。可是我是從窮日子走過來的。她們一定和當年的我一樣,渴望擺脫貧困。”蘇曉莉對村支書說,只要她們肯學,我就收下。

村支書推薦來的一個姐妹叫東國蘭,她家住在互助土族自治縣偏僻的松多藏族鄉。東國蘭一針一線地開始學習盤繡。她最早繡出來的幾幅繡品質量不過關,賣不出去。為了鼓勵她,蘇曉莉都按價收了下來,自己留下。半個月后,東國蘭竟送來了一幅非常漂亮的繡品,她的進步讓蘇曉莉很吃驚。原來,東國蘭無意中得知情況很受感動。為了提高技術,她每天都要練到深夜,手上扎得滿是針眼。經過刻苦練習,東國蘭很快成了盤繡的能手。她第一次領到2000多元的工資時,激動地流下了眼淚,她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后來,東國蘭的年收入達到了30000多元,實現了脫貧。

在村里建起扶貧車間

蘇曉莉很慶幸,隨著公司的規模越來越大,她也有能力幫助越來越多的人。米金花是公司的一名業務骨干,制作盤繡產品又快又好。然而,她的丈夫突發腦溢血導致半身不遂。丈夫生病喪失了勞動能力,治病欠了一大筆錢,自己也得辭職回家照顧丈夫。突然的變故讓米金花變得愁眉不展起來。了解到米金花家里的情況,蘇曉莉心里很著急,她想到一個好辦法:在米金花所在的村辦一個車間,這樣,她就既可以照顧丈夫,又可以上班掙錢了。

聽說了蘇曉莉的想法,米金花說:“你的想法好是好,但我哪里有錢辦車間呀。”蘇曉莉說:“要是不辦,啥時候才能把債還清呀。辦車間的錢我出,賠了是我的,掙了咱倆分。”米金花感動地哭了起來。

米金花不知道,蘇曉莉也常常一個人扛著壓力。拓展市場、產品研發都需要大量的資金。在最難的時候,蘇曉莉連首飾都當掉了,她通過向農商銀行貸款,才渡過難關。

很快,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蘇曉莉建起了公司的第一個扶貧車間,車間由米金花負責。開工的那天,蘇曉莉對米金花提出了唯一的一個要求:招工時,貧困戶優先。

公司派出骨干進行免費技術培訓,還給扶貧車間所在村的村民免費提供原材料。村莊周邊的農村留守婦女和貧困戶也都來學習手藝。慢慢地,這些婦女成了產業工人,搞活了飛針走線的炕頭經濟。

第一年掙了3萬多元,第二年還清了債務,米金花成了村里脫貧致富的帶頭人。

第一個扶貧車間的嘗試獲得了成功,公司以“企業+基地+農戶+能人+市場”的生產經營模式,在一些鄉鎮村屯設立了基地和車間,免費提供技術培訓和原材料。家門口的扶貧車間、免費的培訓也吸引了一批80后、90后女孩回鄉學習盤繡技藝。在繡娘們的巧手下,土族盤繡作品“太陽花”繡在了土族民族服飾上,綻放在了筆記本、背包、手機套等旅游禮品上。如今,公司在互助縣的很多村建立了刺繡基地和扶貧車間,越來越多的當地婦女通過手工盤繡增加了收入,過上了富裕的生活。

今年,受疫情影響,繡娘們暫時無法在村里的扶貧車間集中制作盤繡了,轉而在自家炕頭繡了起來。“她們都在家等著呢,我妻子這個月剛拿到2000多元的工資,沒耽誤掙錢。”村民祁生福到公司,幫妻子和村里的40多名繡娘送繡品,取絲線和樣板。

疫情期間,公司沒有停止生產,繡娘們居家接單繡制產品,疫情好轉后分批復產。停工不停產,新繡品的研發也同步展開,開發出香囊、香包、土族盤繡特色服飾等新產品。期間,在蘇曉莉的倡議下,繡娘們還把自己的繡品拿出來義賣,籌得的善款捐贈給了湖北武漢的醫院。

蘇曉莉說:“每當我去村里收貨時,常常有老阿媽拉著我的手說,能有今天的日子,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謝你。看到鄉親們的日子越過越有勁頭,我覺得自己做了一件正確而有意義的事,這樣的人生才有價值。未來我想帶領更多婦女姐妹們脫貧致富,譜寫她們人生中最美的篇章,讓更多人過上更有意義的生活。”

本文來源丨全國婦聯網絡信息傳播中心


責任編輯: 齊榮

相關文章

超级大乐透玩法 舟山飞鱼直播 足彩310胜负彩 湖北11选5爱彩乐 双色球100期走势表 快乐赛车平台 bg娱乐如何赢钱 双色球开奖号码走势图2浙江风采 天津11选5中奖预测 辽宁35选7的开奖号码是多少 混合过关中奖率 江西时时彩大小 深圳风采今晚为什么不开奖 快乐12软件下载 广东11选5每日推荐 亿客隆登录平台 6场半全场万预测